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iley's Library

连接过往与未来之地

 
 
 

日志

 
 

圣·异传——第一卷 动荡——第一章 寒风凛冽  

2007-12-03 00:15:41|  分类: 存文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稠云层层地压在低空,荒寂的原野上只有一些零星的树木与残枝,除此之外就再也见不到任何可以让人联想起绿色的景致。天空与大地保持着统一的灰白色调,让人不得不怀疑:它们该不会从此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冻结为一体不再化开了吧。

自上一年度秋末起,严冬延绵了三个多月,冰雪在大陆上仿佛永无休止地驰骋,直到一月。这是史籍中,圣历二百五十六年条目下的第一条记录。假如接下来的内容能够顺接而下,那么这一年或许也就仅仅止于天灾之年,与之前的若干内容并列了吧。遗憾的是,不论是史学家还是吟游诗人们,在作品中回顾起这一年的时候,满篇交织的,也是不逊色于这年风雪的惊愕、悲伤、愤怒和遗憾。而这一切,在二百五十六年刚刚拉开序幕的时候,还没有人能够预见。

“庇护神圣王国的四季之神一向都有着好脾气,今年这样的冬天还真是难得一见啊。” 不知是感慨还是抱怨,拥有夜空般深黑长发和眼眸的女性如此说道。

“天神偶尔反常的话倒是无可奈何,如果凡人也配合着胡闹那才真是伤脑筋的事情呢。” 身边蓝发蓝眼的同伴则笑着回应说。

“啐,天气的寒流还没有丝毫消减,人间的热浪却开始蠢蠢欲动了吗。”

今后人们在吟唱中反复引用的名句,此刻却只不过是两位女性拌嘴中迸发出的小小火花罢了。如果“此刻”之后的背景,是壁炉中跃动火光下噼啪作响的松木段,软椅里东方丝绸缠裹的柔软抱枕,以及圆几上水晶高脚杯满盛的清凉红酒,那么再现的大概就是“战事当前的首都社交沙龙中,贵妇们把边境告急当作杯边谈资”这样一幕场景。

不过,在交谈的两人空有足以在沙龙中匹敌群芳的美貌,却从未有过将其加以活用的打算。一身戎装的她们,心情怎么也无法用轻松来加以形容,因为危机迫在眉睫,旁观者和当事人的心情总是天差地别的。

新年刚刚降临,神圣王国对东部邻邦七海联盟的新一轮“问罪征讨”便已宣告开始。从现存的历次征讨记录来看,出现频率排名最高的宣战理由不外乎“散布异端邪说”、“公然侵犯王国的神圣领土”以及“掠夺性贸易”这几条。而对应在以被征讨者身份参战的七海联盟的官方记录中,上述理由则要一一表述为“诬蔑我国的信仰自由”、“单方面宣布两国间有争议领土的归属”以及“企图以武力弥补贸易上的失衡”。姑且将双方的各执一词搁置不提,这一次开战的理由仍然是位列前三甲的“领土争端”。只不过,和以往略有不同的是,先出手的一方居然换成了以往都是处于被动防御一方的七海联盟。完全与经验和常识相悖的现实,在元老会为代表的神圣王国最高层里引起了不小的惊愕和震动。

“拜七海联盟所赐,土地还没开冻我们就要出动了。”黑发的女性苦笑着继续说道。她的名字是纱罗,目前担任神圣王国第七军团副将的位置,映衬着长发的象牙色肌肤并没有留下什么战火的痕迹。如果没有装备铠甲和武器而是配以礼服的话,大概十之八九只会被看作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美人——假如同时忽略掉她那与年龄并不相称的锐气。

“我是不是听错了,纱罗你居然也会抱怨出征的任务。”

“这种实在是笑不出来的事情,抱怨是正常人都会有的反应。我倒是想知道,我们军团的首席军师皇甫羽凝对这次的任务有什么看法。”

纱罗眯起一只眼睛作了个鬼脸。她所在的军团并不存在高层干部的分裂或是龃龉,无论是公事和私交,她和羽凝之间都保持着非同一般的友情。因此,这种程度的对话不过是彼此间脑力活动前的热身罢了。

不过,好朋友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呢?纱罗不禁饶有兴味地想到。自从接到任务以来,羽凝就反常地没有对战局进行任何估计和预测,只是一言不发地做着出发前的准备工作。离开驻扎地前往边境的路上,话明显比平时少很多的她,更多的时间也只是随着自己坐骑的步伐轻轻地左右摇晃。

“答案离我们大概还有只有几十步的距离。”

纱罗无奈地接受了好友的固执。军团长的大帐就在眼前,在那之前,大概是不会有正面回答出现了。

                                                                                                                       

第七军团长童虎,在神圣王国十二军团长之中最为年长。经历过多次大战磨砺,武技、经验与战法都无比纯熟的他,一直肩负着前线指挥官的重任。除此之外,现任的其他十一位军团长与军团高级军官们或多或少都直接和间接地接受过他的指导。因此,无论在什么场合,众人对童虎的称呼一直都是“老师”。

简单地打过招呼之后,童虎、纱罗和羽凝三人便开始对这次的任务进行商议。

“老师,这次七海联盟可是难得的大手笔啊。”作为讨论的开场白,纱罗如此说到。在他们三人面前的地图上,三个红色的方块排成一条直线,清晰地标示出了敌军的位置。

“七海联盟这次派出三个兵团,预计战斗人员不下三万。按照目前的行军速度,五天之后应该就在金月城前列阵了。”

“金月城有阿鲁迪巴和迪斯马斯克两个兵团,倚城而守的话,相信他们面对区区三个兵团是不在话下的,”羽凝微微蹙起眉头,“现在的问题是,我军团该如何行动的问题。”

女军师的手指指向金月城与红色方块之间,那里的蓝色方块标明的是第七军团目前所在的位置。“会在野外冬训新兵的时候遭遇敌袭,对于敌方和我方来说都是意外。如果我军团立即赶往金月城,由于机动力不如训练有素的敌军,那么初步估算在到达之前就会被敌军从后方追击了;假如采用原地固守,同时通报金月城来援的策略,我不认为能够抵挡三个军团的围攻多长时间,反而是给予了敌军各个击破的机会。”

童虎点了点头,虽然面临的局面有些棘手,但是他心里还是早就有了应对的方法。而羽凝也明白老师打算参考一下各人想法的意思,于是如之前所承诺的,她开始说明自己所构思的作战计划。

                                                                                                                       

“果然是你会想出来的策略啊,”五分钟之后,纱罗用手指叩击着桌面,轻轻地感叹着,“不过,就不太像是一贯用兵稳如磐石的老师会玩的花招了。”

对于这一点,童虎显然是早有考虑的:“正因为我的名声在外,所以更有利于这个计划的实施。我希望带回去的,是刚加入神圣王国军的这群孩子们,而不是他们初阵未捷的尸首。只是,”他顿了顿,看着自己年轻的副将补充道,“接下来就要辛苦你了。另外,有件事情我始终很介意——七海联盟这次的活动这么积极,时机又如此恰到好处,背后会不会有什么别的东西。”

 

敬礼之后,提出计划的军师和具体负责的副将便一起告退开始准备工作。神圣王国的军团编制通常都在八千到一万两千名士兵左右,组成以步兵、弓箭手和骑兵混编为主。此外,根据军团人数和编制的不同,还有四千人左右的后勤兵团,负责膳食、医疗、器械和马匹维护、建筑和器材制作等等工作。这次第七军团由于执行的是新兵冬训的任务,因此并没有按照军团长童虎的偏好以骑兵为主,而是均衡地配备了三千名左右的骑兵以及共计八千名的步兵和弓箭手。而纱罗和羽凝着手进行的,便是在骑兵群之中选拔一百人的小队。

一切都妥当之后,纱罗便领着骑兵队出发了。在即将离开驻地之前,她听到了身后传来的马蹄声,穿着一套深蓝束身裙装的羽凝追了过来。

“不用特别来送我啦,羽凝。”虽然努力想说一些轻松的话,不过纱罗的习惯还是泄露了她的真实感受。

“你今天用的是正红色的唇彩呢,这不是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才用的吗?”

“要上阵杀人心情怎么会好,我又不是第四军团的‘死之使者’。”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适合你。”冷笑话被女军师直接顶了回去,“老实说吧,我对自己的计划虽然有信心,但总是有不好的预感……”

纱罗随意地拨了一下和自己形影不离的竖琴:“你放心,战死从来都不在我的计划之内。在还没和值得爱上的男人结婚之前,我可不想孑然一身地离开这个世界啊。”轻轻拍了拍羽凝的肩膀,纱罗说出了道别的台词:“不管怎么样,接下来童虎大人这边就麻烦你了。”

羽凝还没来得及答覆这个和自己或许同样不安的同僚,纱罗就已经转身指挥着同行的骑兵们出发了。目送着骑着白蹄黑马急驰而去的背影,羽凝任凭自己和衣服同样颜色的卷发在寒风中飞扬。圣历二百五十六年年第一场大战,就这样在神圣王国第七军团军官们的集体不安之中拉开了序幕。而这个不安所真正包含的意义,目前还没有谁能够体会。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